推广 热搜: 最新  最热  关注最多 

用立法管管公共场所整容广告

   日期:2019-10-22 01:15:18     来源:福明资讯    浏览:4144    评论:0    

——法制日报全媒体记者普肖磊实习生王蓉

不久前,北京市民赵雅(音)放弃了电梯,选择爬楼梯,抱起孩子回到家中的走廊。她坦率地说,这不是为了体育锻炼,而是为了避免电梯里的广告。

“只有当一个女人美丽的时候,她才是完整的;当她是一个女人的时候,她才是完整的!”一群穿着白色连衣裙的长相相似的女孩排队高呼这样的口号。最近,整形外科医生Mei app发布了整形外科广告,以覆盖主要城市的电梯广告。

广告一登上,就引来了许多批评,反对医疗美容广告的话题出现在微博上。

“在狭窄封闭的电梯里,这种反复称之为小麦风格的洗脑广告,让人无处可逃,真让人讨厌。更让我担心的是,这样的广告会对孩子们产生非常负面的影响。”赵雅说道。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中国广告协会法律顾问委员会常务委员朱伟指出,尽管广告需要创新,但任何创新的理念和表达都不应该侵犯和侮辱人的人格尊严,更不用说突破法律和道德底线了。

“我们可以借鉴国外的管理经验,立法禁止在公共场所如公共汽车、地铁和电梯上做化妆品广告,以减少对未成年人的影响。同时,可以按照设立网络游戏伦理委员会的方法设立广告伦理委员会,以审查和确定广告中涉及的伦理和伦理标准。朱伟说道。

化妆品广告影响未成年人的成长

在引起公众舆论争议后,上述整形外科医疗美容应用发布了一个新的广告版本。这幅画没有变,但是台词已经改成了“美美,做个女人,做个漂亮的人!”

这个化妆品广告中的女士几乎都是锥状的脸、大眼睛、双眼皮和高高的鼻梁,给人一种红脸膛的感觉。同时,公司的广告也很有趣。在它发布的一则平面广告中,伴随着下面的广告:“丑陋已经被延续,什么是流言蜚语?”当你看起来不错的时候,你周围有很多好人!"

朱伟指出,该公司倡导显性或隐性语言的整容手术,无论是视频广告的修改还是平面广告附带的文字,都包含“女性价值在于外表”的价值理念。

女人需要整容手术,整容手术会变得美丽,美丽是有价值的,生命是完整的,不是美丽是不完整的...医疗美容广告中披露的信息已经成为舆论批评的焦点。

令赵雅担忧的是,广告中披露的信息可能会导致未成年人对“美就是正义”的认知误区,并将整容手术视为成功的捷径。这些化妆品广告在公共场所广为宣传,难以隐藏,容易影响未成年人的身心健康。

《广告法》规定,对未成年人身心健康不利的医疗、药品、保健食品、医疗器械、化妆品、酒类、美容广告和网络游戏广告不得在大众媒体上发布。

事实上,2014年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广告法修订稿时,部分人大常委会委员提议规范化妆品广告。在审议过程中,委员何毅城建议将“整容手术”纳入上述《广告法》的规定,“即使是化妆品和美容护理也应限于未成年人,整容手术也应纳入其中,不应允许其扩散”。

朱伟认为,广告法的上述规定无疑有利于保护未成年人的身心健康。但是现在,仅仅阻止化妆品广告在“未成年人大众媒体”中使用是不够的,还应该进一步扩大其范围。

朱伟指出,广告在生活中无处不在。无论是公共场所的电子屏幕、印刷广告还是互联网上的补丁广告,未成年人都无处藏身。未成年人正处于形成这三种观点的关键时期。他们不能很好地判断广告传播的价值。一旦形成错误的理解,就不会有利于他们身心的健康成长。

整容手术已经开始蔓延到未成年人。

“应该注意的是,一些化妆品广告中包含的庸俗价值观不仅会影响未成年人的价值观,还可能误导未成年人付诸实践。”朱伟说道。

相关数据和实例表明,整容手术已开始呈现年轻化趋势,并已开始向未成年人蔓延。根据一家医疗美容机构发布的报告,目前中国有近2000万医疗美容消费者,90后已经成为整容手术和整形手术的绝对主力军。00后开放医疗美容消费的势头强于90后。

从过去两年的消费数据来看,00后医疗美容成为日常生活方式的趋势已经初露端倪,美容手术的年轻时代明显越来越糟糕。

王嘉隽,全国人大代表,辽阳市第一中学教师

然而,未成年人很少注意到整容手术的风险。

王家娟认为,对于唇裂、唇裂等一些生理缺陷,有必要也应该允许进行医学美容手术,让孩子通过手术生活得更健康、更有尊严。然而,仅仅为了崇拜明星而做整形手术并不明智。

王嘉隽指出,未成年人的身体仍处于生长发育阶段,外表和骨骼等组织尚未成熟。过早整容不利于身心健康。此外,由于未成年人的审美标准尚未形成,一旦进行整容手术,他们可能会因为审美观念的改变而后悔。

“一些在公共场所播放的美容广告往往淡化手术,宣传整容手术的快乐,却没有提及整容手术的风险。事实上,整容手术是有风险的,未成年人的身体还在发育,这种风险还会进一步加大。”朱伟说道。

2014年1月1日生效的《广州市未成年人保护规定》明确规定,不鼓励未成年人实施医疗美容项目。如果未成年人因特殊原因确实需要医疗美容,需征得其法定监护人的同意。医疗机构及其医务人员在实施未成年人医疗美容项目前,应当书面告知未成年人及其法定监护人适应症、禁忌症、医疗风险等事项。

有必要成立一个广告伦理委员会。

作为世界上化妆品行业最发达的国家,韩国几年前就注意到了公共场所化妆品广告的负面影响。

2015年,针对各界对过度煽动整容手术的批评,韩国卫生福利部规定,在地铁、公交车和电影院等公共交通工具上发布整容手术广告,必须在电影开拍前获得医疗广告审查委员会的批准。该委员会的代表来自医疗协会、病人、妇女和消费者团体。

根据新规定,韩国的街道电子屏幕、公交车站、地铁站等公共场所应禁止发生整容手术前后的对比广告、夸大疗效或误导患者治疗的附言广告;化妆品广告也不允许使用著名艺术家的照片。

“我们可以考虑从韩国的立法经验中吸取教训。我们不能在公共场所发布整容手术前后的对比,也不能在大众媒体上发布针对未成年人的整容广告。”朱伟说道。

朱伟认为,化妆品广告和一些低俗广告的监管需要同心协力,促进广告业的健康发展。

《广告法》规定,国务院市场监督管理部门主管全国广告监督管理工作,国务院有关部门在各自职责范围内负责广告管理的相关工作。县级以上地方市场监督管理部门主管本行政区域内的广告监督管理工作,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有关部门在各自职责范围内负责广告管理工作。

朱伟指出,根据法律,国家市场监督管理局是中国广告业的行政主管部门。同时,某些特殊产品的广告因其传播内容而受到相关政府行政部门的监督管理。例如,药品广告受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的监督和管理。

“多部门监督形成合力后,会取得很好的效果。然而,当监管的权力和责任不明确时,就会出现监管的灰色地带。在这方面,应在修订广告法时制定法规,以明确各部门的监管责任。”朱伟说道。

“目前,市场监管部门的重点是非法广告,显然对低俗和边缘广告不够重视。工商部门建立的非法广告监控系统只能监控非法广告的虚假宣传,而人工智能不能完全识别违反公共秩序和良好习惯的低俗广告。”朱伟说道。

对此,朱伟认为,监管部门有必要成立广告伦理委员会,该委员会可以根据法律法规的相关规定,审查和确定广告所涉及的伦理道德标准。

“对广告的监督也需要社会各界的共同努力。例如,当互联网平台播放广告时,应该设置报告按钮;相关行政主管部门应开放网上受理模式,有效疏通公众投诉渠道。”朱伟说道。

这篇文章来源于《中国青年报》的客户。欲了解更多激动人心的信息,请下载中国青年报客户端(http://app.cyol.com)

上一篇: 人造卫星能为农业做什么?从调节“蒜你狠”到全球估产
下一篇: 祝榆生:打造世界一流坦克
 
打赏
 
关注最多
您可能感兴趣的
排行榜
网站首页  |  广告招商  |  版权隐私  |  联系方式  |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RSS订阅

Copyright © 201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福明资讯 版权所有